微商木木整容前照片(木木微商個人資料)

高中女生的朋友圈富婆人生

轉載自人間theLivings

?

高中女生的朋友圈富婆人生!現在的孩子都怎么了?


到了9月,同學們都已進入狀態、為高考前赴后繼時,小靜也準備要為微商事業“破釜沉舟”。她一邊上著課,一邊盤算著收一個代理能賺多少錢。有時老師以為她在認真做筆記,其實她是在寫文案、收集各種“吸睛”的素材,把自己完全沉浸在“富婆”夢里。

作者:阿離

1


2017年11月,正在高中讀書的表妹小靜推薦了一個名為“木木”的微信名片給我,說是她要免費領口紅,讓我幫忙加一下。我沒多想,加了那人的微信,就去忙其他事兒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在朋友圈看見這位“木木”發了一張自拍,配文“全身心的(地)投入喜歡的事業,一切美好的結果,都會在未來的時光,給出最美的答案,新的一天,開始為自己加油”。

我心想,這可真是個元氣滿滿的美女,隨手翻看她以往的朋友圈——她發文的頻率不算高,但每一幀都很精美,以美食和旅游為主,偶爾也會發自拍照配上正能量語錄。瀏覽了幾屏下來,我對這個女孩添了幾分好感,往后,只要看到她的朋友圈,便隨手點個贊。

2017年底,木木曬出幾張自己盛裝出席公司年會的照片,其中還有跟兩大當紅明星的合影,我當時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,不過也沒多想。

2018年3月初,我間或打開朋友圈,總能刷到木木的消息,內容跟以前比,一反常態——多是她在吃喝拉撒睡時微信、支付寶和銀行卡都在收錢的截圖,幾萬到幾十萬不等。

我似乎有點明白了,果然,三八節當日,木木終于曬出了自己的真實工作——微商。那天她瘋狂地發了100多條朋友圈,全是她賣貨、收錢、收代理的截圖,上個廁所收幾個代理,睡個午覺又賣出幾萬的貨。

我問小靜還記不記得她之前為了領口紅讓我加過一個叫“木木”的人,“簡直是朋友圈的一股龍卷風”。

小靜當時呵呵笑了:“知道,我一直關注她呢!”

“你從哪兒加了這么一個富婆,我怎么不記得咱家有這基因?”我打趣道。

她告訴我,2017年國慶節出門逛街時遇到一個小妹妹,拿著小黃雞發卡跟她說“掃碼免費送”。她看著小妹妹很不容易,就掃了一個微信二維碼,申請加了好友,過了好幾天對方才通過。當時有那么一瞬間,小靜想把這個木木刪掉,但是貪圖“雞湯”、“美色”、“奢侈品”……就一直都在默默地關注著,后來就參加了這個微信號做的“推薦好友,送口紅”的活動。

2


日子很平靜地過了兩個月,5月初的一天,小靜用一個新號又加我微信,頭像是奧黛麗·赫本的照片,我當時還挺納悶:這丫頭難道換號了?

“我打算做點別的事,你是唯一知道的,以后說不定還得要你多多支持呢?!彼f得神神秘秘的,我也沒深究。

從這天起,我常能看到她的微信小號發一些“積極向上”的朋友圈,要么是風景,要么就是美食——我大概猜到她要做什么了。

還沒到一個星期的時間,她的網名就改成了“木木”,頭像也換成了跟之前那個木木一樣的頭像,當天晚上還曬了在香港旅游的照片。

我看到忍俊不禁——這人下午還跟我說在學校上課呢——然后立馬去翻看之前那位木木的朋友圈,發現她也發了在香港旅游的照片,我截圖給小靜:“你們是組團去的嗎?”

“你不懂,這是一種手段!”她回復道。

小靜告訴我,她在木木那里買了700多元的減肥產品,成了木木的“代理”,已開啟“微商事業”。她發來一個“得意”的表情:“700多元算是低檔了,我也沒多余的錢。要是買得多,利潤更大,等我做好,以后再說?!?/p>

小靜說,木木告訴她,創業第一步,得先申請一個小號,頭像要選陽光漂亮一點的,朋友圈背景圖也要給人塑造“可信任”的感覺;然后,第一個月先“養養朋友圈”,發一些積極正能量的內容——當然,為了不露怯,朋友圈得設置成“僅展示最近三天內容”;余下時間,適時加一些新人,第一個月,每天要加多少人不作強制要求。

小靜說自己一開始有些犯難,木木鼓勵她說,“養好一個朋友圈,就等于成功了一大半”。沒過幾天,就把她拉入一個200多人的“爆發新人群”。小靜進去一看,目瞪口呆——這里面有100多個群友,全都跟木木是一樣的頭像。她被告知,“代理可以直接用木木的頭像”,于是“養朋友圈”的難題也迎刃而解——復制“老大”的朋友圈即可。

聽她說得起勁,我趕緊打斷:“你馬上就要高考了,別做這些來分心?!?/p>

小靜當時正在念高二,還是家里托關系給她找的省重點高中,學校課程相當緊張。

“我在學校就是混日子,一點意思都沒有?!毙§o解釋道,她知道自己不是塊讀書的料,看木木的朋友圈,覺得總算找到一件“有意思的事”。

我知道,木木的朋友圈里時常充斥著各樣的“淘金夢”——“00后的高中生自己掙錢買房了”,“XX大學生半年時間喜提豪車”,“XX寶媽月銷多少萬”,就連“小學生也可以憑自己的力量養活一家人”——這更讓家庭條件雖然不錯、但零花錢被卡得很嚴的小靜蠢蠢欲動。

“姐,我總不會還不如小學生吧?”她說。

我跟她聊起曾經一個大學閨蜜做安利,不僅血本無歸,還耽誤了學業。她沉默了片刻,隨即轉移話題。

見她已下定決心,我也沒多規勸,想著,或許過兩天,她就沒新鮮勁兒了。

3


沒過幾日,小靜又被拉進了一個“新人快速成長群”,木木告訴她:“這里面的培訓,都是干貨,要好好做筆記?!?/p>

小靜進群后,不到5分鐘,群里面的成員便達到了400多個。

“一個代理就算只交‘低檔’的700元,這個群總共也得交了二三十萬啊?!毙§o一邊心中感嘆,一邊翻看著群里成員的頭像,發現大概有100多個“小獸”,100多個“木木”,好幾十個“蕾蕾”,好幾十個“寧少”,以及幾十個客服。

小靜本來想加“咖位”最大的那個人,以便學習到更多的“微商技巧”,但是幾百個一模一樣的頭像看得她眼花繚亂,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“大佬”。這時,一條@所有人的群通知突然彈出:“不允許代理之間私自加微信?!?/p>

小靜比較守規矩,便不再去想那些事情。

接著,一個人甩出了一條視頻。里面詳細介紹了他們如何從“一個團隊”成長為現在這個“集團公司”,以及公司旗下幾款“已在全國大力推廣”的護膚品、減肥產品等。隨后,這個人說:“歡迎各位代理寶寶加入XX集團!”

那堂課,小靜做下筆記:

加人到2000可以做免費送東西的活動,加人到5000就可以賣貨,嘗試找徒弟。

正常情況,一個人一天能加一兩百人,加人的方式分線上和線下:線上有微信群、58同城、美團、boss直聘、陌陌探探等軟件……線下可以用掃二維碼免費送小禮物,白天閑的時候可以在線上加人,傍晚的時候就可以準備點小禮物去人流量多的地方“掃碼免費送”。

……

小靜把她做的筆記發給我。

“你為什么要發給我?”我詫異。

“我想讓你把我拉到你熟人不多的群里去(捂臉表情),以后還得線下加人,咱倆在一個城市,我想讓你陪我一起,我自己一個人有點不好意思?!?/p>

經不住她三磨兩磨,我把她拉進了平時的打車群、好幾年前的一個瑜伽群、還有幾個別的休閑群。

小靜進群后,并不直接在群里發言,“以免惹人反感”。她按照培訓群里講的,私下點開群友的頭像、朋友圈,只挑女生加。微信加好友會有時間和人數的限制,小靜便按木木總結出的經驗行事——每隔1個小時才主動加5個人。

加人的話術,培訓時都有提過——

“美女,你的頭像好漂亮,是你本人嗎?我想向你咨詢怎么保養呢?!?/p>

“你好美女,關注你很久了,你很優秀啊,希望以后能多跟你交流學習?!?/p>

……

這樣一套下來,屢試不爽,通過率相當高——畢竟,被加的人也會隨手點開小靜的朋友圈看看,“木木”的照片很美,清純面善,跟常見的精明能干的微商形象不一樣。

眼見微信小號里的好友人數急速增加,小靜時不時就會給我發來感謝:“事成后,一定拜謝姐姐?!?/p>

4


除了在各個群里加人,小靜還在某招聘網站上注冊了賬號,把自己設置成“老板”,開啟招人模式,條件當然是“女性優先”。等有人感興趣聯系過來,她就讓對方加自己的微信小號;在美團上,她加了一些美甲、美發、美容的商家,佯裝成顧客和人套近乎。

她還在網上下載一些精裝修的房屋照片,跑到58同城上假裝出租房子,房租定得比市價低不少,并注明“只租給女性,有意向威信(“微信”是敏感字眼)詳聊”。還真有不少人前來咨詢,那些打電話來的人,發現這是個打不通的號碼,覺得事有蹊蹺,便另尋下家了,而加她微信小號咨詢房子的,小靜通常都會先晾對方個三五天才接受請求,她說,“過了幾天,可能對方已經不記得有加過我,如果還問房子的事情,直接告知‘房子已經出租’,這樣,我的朋友圈便順理成章進入對方的視線?!?/p>

(編者注:微信在 2018 年底升級了使用 4 年的 6.0 版本,此版本的好友驗證請求有效期為10天;目前微信最新版本為7.0.5,好友驗證請求有效期為3天。)

最令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,小靜在探探和陌陌上都以男性的身份注冊了賬號,使用的是木木給的“管先生”的照片作為頭像,同時又重新注冊了第三個微信號,朋友圈的內容也是“管先生”的日?!切八夭摹碑斎灰彩悄灸咎峁┑?。

多管齊下,一個星期的時間,小靜的兩個微信號就已經加了600余人,雖比小靜自己想象的效果要好,但按木木的要求,這點人還遠遠不夠。木木告訴她,接下來這段時間,“還得一邊養朋友圈,一邊抓緊機會加人”。

第一個微信小號,小靜便跟著木木曬美食、曬風景、曬奢侈品……一開始,小靜覺得這種生活不真實,很別扭,但看到其他“代理”們也都這么操作且效果非常好,加之,她小號里的聯系人們也越來越好奇她的職業、羨慕她的生活,她心里開始有了一種暗爽。

另一個“管先生”的小號更是沒閑著,探探上的簽名設置得個性十足,標簽抒情、文藝,背景墻的照片陽光帥氣?!八痹谔教缴喜煌5亓妹?,套路和話術也是專門請人培訓過:開場白要出其不意,這樣才能引起女孩子的好奇,聊天內容要輕松有趣。比如,“‘你是年少的歡喜’這句話你反過來讀一下”、“自從認識了你,總有人問我為什么發呆”等等撩妹用語,讓APP里的女生心花怒放。

探探上還有不少女生比較直接,一上來就對“管先生”投懷送抱,直接說些打擦邊球的話,小靜有點招架不住。她在“爆發新人群里”面反饋,有人教她“沉著穩住”,如果對方“開放”,自己先不能慫,見招拆招——目的是為了讓對方成為自己的微信好友。

她試著冷靜地去操作,面對那些很開放的女生,她假意提醒:“小姐姐這樣很危險的哦?!彪S后又說一句:“不過我喜歡?!比缓鬅o論對方跟“管先生”說什么樣的話,提什么樣的要求,她都只撩而不接招。

果然,這樣一來,小靜很快就能和對方聊得火熱,適時丟出的微信號,加個好友也是水到渠成。眼見自己打造出的高富帥“管先生”,不僅吸引著各個年齡層的女性,還能不費吹灰之力就讓對方添加微信號,小靜自己相當有成就感。

為了方便在探探加各地的美女,她花了9塊9買了一個VIP,不斷變換著所在地的名字。她用這個方法,剛開始加了不少人,不過,兩周不到,在一次連續點了40多個女生的小紅心以后,“管先生”被封號了,她才想起培訓時講的注意事項——“玩探探時,一個小時只點幾個人;跟人聊天,不要出現敏感字眼”。

小靜不甘心,想著以自己VIP的身份,長此以往下去,光是“管先生”這個微信號就可以加滿人的。怎奈何,她想盡各種辦法,也無法解除封號。最后,只能用另一個手機號碼又注冊了一個“管先生”。

5


一個月以后,第一個微信小號超過了1000人,也到了瓶頸期——微信群里該加的人都加得差不多了,其他平臺的資源也不再充裕。小靜找木木咨詢,木木說:“線上、線下都不應該松懈,線下加的人更精準?!?/p>

于是,小靜在淘寶上批發了很多發光氣球、小黃雞發卡、小梳子,想讓我下班后陪她去“掃碼送禮物”,我以加班的理由委婉地拒絕了她。

見她熱情不減,我忍不住念叨她:“什么樣的年紀就做什么樣的事,也許當時順了自己的意,一時覺得很舒服,后來終有一天會覺得當初堅不可摧的信仰多么幼稚?!?/p>

她聽不進勸,已經深陷自己意淫出來的那種成功:“你不陪我,我自己去?!?/p>

等到周末,她自己準備好二維碼牌和一書包的小禮品,去到一個商業街的十字路口,鋪條舊床單,把小東西往上面一放,站在一旁喊著“掃碼免費送禮品”。

那一條街上有不少她的“同行”,送的小禮物也各有千秋。最后,小靜在那條街上晃悠了兩個多小時,只有7個人掃了她的二維碼。當晚,眼看群里好幾個人在線下都加了一兩百人,她實在不好意思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慘淡戰果:“打死也不去大街上拋頭露面干這種事了!”

“小靜,說這句話就已經說明你可能不太適合干這個事了!”我回復道,希望她明白我的意思。

“我去找‘老大’咨詢一下?!彼o我扔下這句就不再說話了。


后來她跟我說,木木告訴她,要“鎖定目標人群,尋找適合自己的區域”,除了人流量大的商業街,還可以去商場、店鋪、女生寢室……而且線下加的人最好在第4天左右的時間再接受對方的請求。

第二天是星期天,一到晚上,小靜就帶著東西往大學城的師范學院奔去,挨個女生寢室掃碼送東西,謊稱:“我們公司在做活動,現在攢人氣,希望大家幫個忙掃碼,可以免費得到一個小東西?!?/p>

學校的大學生大都單純,看小靜歲數也不大,覺得她挺不容易的,聽她那么一說,也都愿意幫忙。果然一個晚上下來,她送出了300多個小禮品,有200多個女大學生加了她微信。

她聽木木的話,不急于通過申請,把那長長的添加好友截圖發給木木,木木表揚了她,并且發朋友圈說“有好的方法,不愁加不到人”,配圖是小靜的那幾張截圖。

過了幾天等小靜通過那些女生的好友申請后,之前掃過她二維碼的女生們大多對她沒什么印象了。還記得她的人,看了她的朋友圈,就有點懵了,問她:“你這么有錢還在地攤上掃什么碼???”“你是被人包養了吧?”“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??”

不同的人對她有著不同的疑問,小靜不勝其煩,但還是按培訓里的話術,說自己是“從事美容行業的”,隨后,還會適時發一些辦公室的照片,“以正視聽”。這一下倒令不少學生對她刮目相看,常常給她點贊,偶爾還有留言表示羨慕她的生活。


7月初,小靜的小號差不多已經加到了2000人左右,木木告訴她“可以做一些線上活動了”——比如免費看手相、算命,免費送口紅、送尤克里里等東西。

想要算次命或看次手相,就得推薦5到8個女性朋友加這個微信號,而如何看透對方的命運,小靜他們早就有了答案——大群培訓有現成的范例,依據巴納姆效應(心理學現象,以雜技師巴納姆的名字命名,認為每個人都會很容易相信一個籠統的、一般性的人格描述特別適合自己),以出生日期為基本點,映射到最終的數字上,0至9分別有不同的解說?!按怼眰內绻枰?,復制粘貼即可。

至于“推薦好友”能得到的“名牌口紅”、“尤克里里”等,都在這個“XX集團專供給內部員工”的網上商城里有售,成本均在15元以下,對方付完運費,“代理”們就可以下單了。木木說,“前期投入一點沒什么的”,等加到5000人的時候就可以大賣特賣、發展自己的下線代理了。

小靜讓我推薦一些不認識她的女性朋友給她,我只好把她免費送口紅的消息和她的二維碼發到了朋友圈。

半個月后,木木“買”了一臺勞斯萊斯,在朋友圈接連炫了一周,小靜也跟著發照片。

“你這可有點過了??!”我看到后警告小靜。

“反正是小號,也沒人認識我,怕啥啦!”

“你就這么心安理得?”

“一開始曬的時候有點心虛,慢慢的就覺得無所謂了,那些人就喜歡看這些東西?!?/p>

“你們做微商都是靠這種方式?真是無奸不商??!”我跟她打趣道。

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分享著她學到的東西,說她又加了多少多少人。那個培訓群還讓他們參加線下集訓,“不過得交錢”,而且還要去相隔千里“位于浙江寧波的總部”,小靜一個高中生,沒錢沒時間,只好作罷。

6


小靜是升學班,學校安排給他們整個年級補課到7月底。當期末成績一出,班主任立即把她叫到辦公室:“小靜,我觀察你很久了,這幾個月以來你一直心不在焉,成天在想什么?你知道你父母當時為了把你塞進學?;硕嗌傩难獑??全班50多名、全級800多名,照你這樣下去,別說一本二本了,恐怕連大專都是個問題!”

小靜一直低著頭不說話,臉上是平靜的,心里卻有不少波瀾——雖然一直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,但現實赤裸裸地擺在面前時,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
“從下個星期開始,星期天晚上全班都要收手機,周六放學再還給你們?!痹瓉戆嘀魅卧缇椭浪媸謾C的事情。

星期天晚自習一開始,班長便在班主任的視線中開始收手機,小靜很不情愿地上交了一部,但是班主任并不打算放過她:“她有兩個,全都收了!”

小靜狠狠地瞪了班主任一眼,依依不舍地交出了另一部手機。


周六放學后,小靜迫不及待地領回手機——一個星期的時間,跟她同時進入團隊的人已經開始賣貨,而她則開始彷徨起來——她沒有想到做微商竟要花費這么多的心血和時間。

現在,每個星期她只有一天的時間可以使用手機培訓和加人,如果再重新換號、換手機,那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,如果手機被老師發現、收走,那就更得不償失了。

她線上加人的數量開始慢慢減少,線下更無暇顧及。等到一周培訓群總結時,有人在群里面提到快速加人、加群的一些軟件,她也試著下了——只是能輕易加入的群,多是同行“攢”的,那些隨便就能加到的人,大部分都是“死粉”。

木木告訴他們,千萬不要使用那些“加粉”軟件,幾乎都沒有用,踏踏實實地加人更好。

小靜想了一下,干脆把二維碼和小禮品放在宿舍樓的陽臺上,她不出現,讓同學們自行去掃碼。沒想到這樣的方式也有人買賬,還真有同學拿了小禮品自覺地掃碼。沒過兩天,在食堂吃飯的時候,小靜聽到有人在說:“前兩天我在樓道里掃到了一個叫木木的人,天天在朋友圈裝X炫富?!?/p>

“誒,我朋友圈也有這個人,我還納悶我是怎么加上這人的呢,不過,看看也挺有意思的?!?/p>

……

很快,宿管阿姨巡樓時便發現了這些小東西,揚言要調監控上報學校處理,小靜慌了,私下找到宿管阿姨承認錯誤,這件事才算過去。

這條加人的路也被堵死,小靜很是沮喪:“賺點小錢就這么難,要我真是木木就好了!”

7


之后兩個月的時間,木木要求大家清除掉聯系人里面的死粉、僵死粉、鏈接黨、紅包黨等,再截圖上報人數。照做以后,小靜的小號里,真正的“活粉”只有1000多人。

不料,等大家清粉以后,木木立即把“爆發新人群”解散,微信里還有2000人以上的重新拉一個群,達到5000人上限的重新拉一個群,像小靜這樣2000人以下的,又是跟一群新人重新建一個群。

小靜覺得吃了個啞巴虧,想找木木理論,木木只說“這是按規矩辦事”。

小靜的“管先生”也撩到差不多1000個好友了。只是,“管先生”發動態的頻率比之前少了很多,一打開這個號,便會收到不少姑娘的詢問:“怎么沒有消息了”、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”……小靜只好一一回復,“小仙女,前幾天出差太忙了呢”。

一周只有一天能用手機,小靜分身乏術,她開始考慮把“管先生”的身份和性別換成“木木”。畢竟,女生的微信號對于發展“代理”和今后賣貨都是比較方便的,而且“大咖”們的截圖里幾乎都沒有男生轉賬、收代理的素材。

于是,小靜按培訓里面給出的套路,發文稱“自己忙不過來,把此號交給自己的老婆操作”,并配以木木給的一張“管先生”拖著行李箱在機場的照片,引得不少妹子遺憾。從此,“管先生”的ID和頭像都換成了“木木”,朋友圈的內容同步變成了吃香喝辣穿金戴銀的生活。

關于詢問“管先生”的消息,小靜一概不回,復制粘貼的精致生活倒是又吸引了不少女孩。


唯一讓小靜頭疼的事情就是,手機平時被老師管著,別說線下加人,連平常培訓她都無法參加,這也引起了木木對她強烈不滿。她私聊小靜,敲打說:“你最近越來越不用功了,跟你一起入群的寶寶們好多都已經開始賣貨了?!?/p>

小靜先跟木木表示歉意,之后向她解釋說自己很忙。但木木說,忙不是理由,“我之前帶過一個代理,貧困山區的小姑娘,平時很少有時間看手機,但是一到晚上就會認真聽培訓、加人到凌晨”。

小靜聽了木木的話,更加焦慮,滿腦子想著加人、養號的事,整天魂不守舍,多次被班主任點名批評。

8


8月底,同學們都已經進入高三備考狀態,小靜還在做著微商發財的夢。她常常纏著班長把手機給她,“就用幾分鐘”。有一次這事被班主任發現了,嚴厲地批評了班長,并在開家長會的時候特意把小靜這個事情談了一下。

小靜爸爸在家長會結束后,叫上小靜一起到班主任的辦公室,當著班主任的面,親手將小靜的兩部手機砸得稀碎。

看著被爸爸砸碎的手機,就好像自己的夢想碎了一地。小靜撿起電話卡,先是手足無措的沉默,再是歇斯底里地爆發。

“我不讀了!”小靜在辦公室沖爸爸喊。

“不讀拉倒!”她爸爸也被氣得不行。

班主任連連勸著兩人,僵持了好久,父女倆才平靜下來。班主任跟她爸爸一直都以為小靜是因為玩游戲才離不開手機,一個勁地開導她,說“玩物喪志,游戲毀人”。

小靜只有一種“話不投機半句多”的感覺,任憑他們怎么說,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
那之后,沒了手機的小靜會借用同學的手機登錄賬號。只是一進“新人快速成長群”,不是看見有些跟自己一起進群的“代理”已經加滿人,開始做活動、賣貨了,就是看見另外幾個“代理”已經開始收徒弟了。木木還告訴這些“代理”們可以直接復制她的那些收款截圖發朋友圈,“增進信任”。

看著別人的“成長”和“成功”,小靜越發覺得被困在學校的自己和大家的差距越來越大,有些氣餒。她更無心學習,想在微商致富的路上最后再搏一把。

到了9月,別的同學們都已進入高考“備戰”階段,小靜也做好準備要為微商事業“破釜沉舟”。她一邊上著課,一邊盤算著收一個“代理”能賺多少錢,有時老師以為她在認真做筆記,其實她是想提前寫好廣告文案——除了復制木木的朋友圈,她還收集各種“吸睛”的素材。她把自己完全沉浸在成為“富婆木木”的夢里,但凡能使用別人手機的短暫時間里,她都抓住一分一秒,不敢懈怠——發文、加好友、回復好友、做活動。

周六若趕上我休息,她也不嫌累,總是花1個多小時車程溜到我這邊,將我的手機換上她自己的手機卡,全情變身富婆“木木”幾小時,我看著她窩在沙發里,神情簡直像變了一個人。一開始,我是拒絕她這樣做的,但她真的可以當面哭給我看。我沒轍,只能把手機給她,讓她過過癮。

就這樣又折騰了兩個月,我發現小靜臉瘦了幾圈,笑容越來越少。后面幾次來我這里,也沒有先前那樣的積極了,有時沒看一會兒手機,就放下了。

“姐,你說,我做這個真的就不能成功嗎?”她幽幽地說。

“如果成功那么容易的話,所有人都可以去做這個了?!蔽艺f。


11月,小靜再次帶著電話卡來找我,用我的手機登錄她的微信賬號時,她發現自己已經被木木移出群聊,并且被拉黑。

那一刻她哭笑不得,比她爸爸摔了她的手機更絕望。她躺在床上,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,好像人生已經失去了支撐,開始無聲地流淚,嘴里呢喃著“或許我真的錯了”。

我安慰她:“好好學習,就當用之前的一切換一個教訓吧?!?/p>

“姐,其實我只想知道帶我的這個‘木木’,到底是不是真‘木木’???連我自己都納悶,當初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直接就把錢轉給了她,我都不認識她啊……”她委屈地看著我。

“你說呢?”我笑著回答她。

后記


我平時不太注意看微信聯系人名單,前兩天清理那些不聯系的人時才發現,名單里面竟有7個“木木”——有的已經處于瘋狂收錢刷屏階段、有的處于線上做活動階段、有的還處于剛剛起步吸粉階段。

我笑了笑,將她們一個一個刪除。

迷途知返的小靜,經過半年的努力,今年高考過了二本線,已被省內的師范大學錄取,現在坐等錄取通知書。有次,我倆走在路上,聽見有人叫著“掃碼免費送禮物”,她一笑而過。


編輯:唐糖

題圖:《奶酪陷阱》劇照

好了,這篇文章的內容發貨聯盟就和大家分享到這里,如果大家網絡推廣引流創業感興趣,可以添加微信:80709525  備注:發貨聯盟引流學習; 我拉你進直播課程學習群,每周135晚上都是有實戰干貨的推廣引流技術課程免費分享!
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,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,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/違法違規的內容, 請發送郵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舉報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

您可能還會喜歡:

發表評論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人人妻人人A爽人人模夜夜